盈盈珠江源,流淌著爨文化的輝煌
2013-04-22 10:22:28   來源:   評論:0 點擊:

        仁者樂山,智者樂水。有山有山才是好地方。曲靖雄奇的山、秀美的水,孕育出一方別樣的天地。
        有山才有水,山高水長流。懶洋洋的亞熱帶高原季風,總是要到入夏后,才爬過云貴高原的脊梁,吹向滇東大地,帶來綿綿雨季。有時它還會耍點脾氣,要么干旱幾月,要么猛雨澇地。
        曲靖大山的阻隔,很少見到大江大海,見到稍大的水域,就稱之為海,即使是一個圍合的大水塘,也親切地叫它湖,見到略寬的河流就呼之為江。你看,秀水盈盈的南盤江,剛從發源地出來,水細流弱,竟然也叫它江。不過,有情可緣,這是高原居民對水的渴望和依戀。
\
南盤江萬峰湖
 
       水是生命之源。萬物因水而活。尋根探源,珠江源頭雖然沒有長江、黃河源頭那樣的冰川雪山供給水源,但她仍溫潤平和、源源不斷地輸送出甘甜的乳汁,滋養著珠江流域的代代子民。
\
珠江源

        作為我國南方第一大河——珠江的發源地,曲靖境內的馬雄山森林茂密、杜鵑遍野。馬雄山主峰猶如一匹斜臥在高原上的雙峰駱駝。兩峰之間寬闊的脊面上,林深草密,生機盎然。主峰的北面是北盤江的發源地,南面是南盤江的源頭,西面是長江的支流牛欄江。
\
        明代著明地理學家徐霞客跋山涉水踏訪至交水(今沾益),盛贊馬雄山“一水滴三江”的地理奇觀,并在《盤江考》中第一次明確記錄了珠江之源(南盤江)發源于沾益炎方一帶。1985年,經國家水電部門勘定,馬雄山東麓為珠江正源,并立碑記述“珠流南國,得天獨厚。沃水千里,源出馬雄。”正是這“源出馬雄”的涓涓細流,流入滇、黔、桂、粵四省區,創造出南中國燦爛的歷史文化和珠江三角洲的繁榮。
\

         回望遠古,相傳滇東大地曾經是一片汪洋,直到300萬年前一次強烈的地殼運動,使地處海洋深處的谷地突兀而起,造出了一片峰谷縱橫、川流回旋的奇異高原。高原上消退的水域在古陸板塊的邊緣鐫刻下一道道印痕,同時也把沒有來得及帶走的水生動植物永遠地擱淺在此,以致化而為石,留下了珍貴的動植物進化標本。
受水的滋養,這里曾經是魚的故鄉。
        1958年,在寥廓山側后修建瀟湘水庫開挖公路時,人們驚奇地發現大量的胴甲類古魚化石,印證了這片土地“滄海桑田”的歷史事實。經專家鑒定,這是當時世界上發現的最早的古魚類化石,距今約4.2億年。后來在曲靖城邊的西山鄉和羅平縣也發現了大量的古魚類化石,這都證明曲靖是“魚的故鄉”,名至實歸。
受水的灌溉,這里公元前十四世紀就開始了稻作農業。
        珠街扁窟坑內發現的大面積炭化稻,證明了曲靖是我國人工栽培粳稻較早的地點之一,為人類社會的文明和發展做出了一定貢獻。珠江上游南盤江流域的很多盆地平壩都是盛產稻米的富庶之地。
受水的恩澤,這里成了云南歷史上開發較早的地區之一。
\碳化水稻

        宣威格宜尖角洞和曲靖珠街八塔臺等古文化遺址的科學考證證實,早在舊石器時代,南盤江流域一帶就有人類足跡。富源大河遺址留下了新石器時代的大量器物。那把“莫斯特”石斧劈開了歷史的黑幕,把曲靖由史前文明引向現代。
\
“八塔臺”古墓群

       曲靖有記載的歷史從未間斷過。眾多軍事上的會盟與征戰,經濟上的耕作與冶煉,以及20世紀上半葉那次偉大的長征,都在這塊神奇的土地上留下了輝煌的印跡。
        公元前280年,楚將率兵入滇,曲靖為古滇國腹地,史稱“靡莫之屬”。秦始皇統一中國,修“五尺道”由四川宜賓至曲靖(史稱建寧),將曲靖直接置于中央王朝的統治之下,徹底溝通了古滇國與中原地區的聯系,建寧郡成為“西南夷”部落群中較早開發的區域。西漢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漢武帝開拓“南中”,建益州郡,這里正式設味縣(今曲靖)。蜀漢建興三年(公元225年),諸葛亮南征平定“南中”,改益州郡為建寧郡,即把原來南中的越巂(xī)郡 、永昌郡、益州郡、朱提郡、牂牁(zāng kē)郡五郡調整為七郡(越巂郡、永昌郡、朱提郡、牂牁郡、建寧郡、云南郡、興古郡),統管包括今云南全省及川南、黔西部分地域的南中地區,曲靖成了全滇及川南、黔西一部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公元270年,晉王朝又改建寧郡為寧州,統領8郡45縣,并列于全國19州,以南中都督駐地建寧郡味縣為寧州的州治。從此,味縣(治所在今西山三岔)成為中原王朝對云南大地進行統治的第一個首府。這段歷史一直持續了近500年,直到唐天寶七年(公元748年),南詔滅爨后,南詔政權以武力脅迫西爨將20余萬戶遷徙至永昌,在滇池置拓東城和通海都督統治爨部,才使政治、經濟、文化重心發生轉移。
\
        在歷史的滾滾洪流中,爨氏值得特別一提。
        爨氏家族的興衰在兩塊珍貴的爨碑上有所反映。
        1961年,新中國頒布了第一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大爨碑、小爨碑赫然名列其中。可見“二爨碑”在全國的影響。一塊是存于曲靖一中的“晉故振威將軍建寧太守爨府君之墓”碑(簡稱“小爨碑”或“爨寶子碑”),此碑立于東晉義熙元年(公元405年),為研究我國古代邊疆少數民族歷史及六朝書法提供了極為珍貴的實物資料,在我國書法史上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被譽為“南碑瑰寶”。一塊是保存在陸良薛官堡斗閣寺大殿內的“宋故龍驤將軍護鎮蠻校尉寧州刺史邛都縣侯爨使君之碑”(簡稱“大爨碑”或“爨龍顏碑”),此碑在書法藝術史上有很高地位,我國書法藝術由隸變楷,爨碑留存其演變遞嬗之跡,它是研究南北書派的重要遺存物。同時也是研究南北朝時期云南地方史和滇東北地區古代少數民族歷史、少數民族和漢族的融合、文化藝術交流融合的珍貴實物史料,是西南少數民族歷史文化藝術史上的珍奇瑰寶。就“二爨”自身來說,并不是完全類同的碑石。爨寶子碑誕生于公元405年,爨龍顏碑立造于公元458年,其間有半個世紀的書法演進,后立者與魏碑同流,超出爨寶子碑已遠,所以二爨碑標示出隸楷之變的不同階段。“二爨”既一脈相承,又各具特點,風格鮮明,但都是爨文化的標志性實物。
 \
        為什么在云南邊疆相對落后的地區,會有這樣的標志性文化豐碑?大、小爨碑留給世人品味的,不僅僅是其淳厚的書法藝術,它還代表了云南整整一個時代……
         早在漢武帝開西南夷,在南中地區設置郡縣起,就開始向邊疆移民。最先來到南中地區的是漢朝的軍隊,他們在新設的郡縣屯田據守,成為中原王朝在南中地區統治的基礎。隨后是朝廷招募來“支邊”的百姓和發配過來的軍犯,這些人成為當時南中漢族居民的主體。還有商人來定居的,因出征而流落各處的,因內地戰亂或災荒流亡而來的等等。到了西漢末年,文獻中就開始有了南中大姓的記載。
         到了東漢末年,內地爆發了黃巾起義,一度波及到南中地區,中原軍閥混戰,封建王朝無力顧及邊疆,南中大姓乘機發展自己的武裝。平民無法自保,只能尋求大姓庇護,從而淪為大姓的部曲,平時耕作,戰時出征,大姓的武裝就以團練的形式出現了。爨氏在南中成為大姓是以爨習擔任建伶縣令始。到三國諸葛亮南征,攻心為上,攻城為下,七擒七縱孟獲,使其心服口服,并委以重任,續統南中,以夷制夷。在三國兩晉時期,有孟、李、爨、董、毛等大姓最為昭著。爨氏在東漢末年從中原被遣派到南中屯兵戍守,從而躋身于南中大姓之列。外來移民受本地族群同化,變俗從夷,定居下來。
\七擒七縱孟獲浮雕

         諸葛亮平定南中地區后,爨習和孟獲一起被征入蜀中為官,諸葛亮北伐時,爨習曾率南中精銳從征,擔任行參軍偏將軍的職務,參加了著名的街亭之戰。兩晉之交,南中地區的政治形勢十分復雜,東晉王朝和氐族在四川建立的成漢政權爭奪南中,成漢擊敗東晉在南中的勢力,爨琛降。咸和八年(公元334年)成漢政權在南中地區分寧州置交州,以霍彪、爨琛分別為刺史,可見當時爨氏已成為南中首屈一指的大姓。后來霍氏的勢力也被打垮了,南中地區的大姓勢力主要就剩下了爨氏,獨自稱霸南中,一直到隋初,內地的戰亂,政權的更迭,都沒有影響到爨氏家族對南中地區的統治。

          爨氏稱霸南中以后,內地息戰,經濟文化快速發展,形成了東爨和西爨兩區。東爨地區大體相當于過去的朱提郡地(今昭通、曲靖及貴州西北),而西爨地區則主要為建寧郡和興古郡地(今滇池地區至洱海以東)。在爨地,滇人、夜郎等部族,和從事游牧的叟人、昆明人等部族雜居在一起,融合同化為爨人。
公元581年,隋渡長江滅陳,結束內地戰亂。隋文帝遂兩次出兵南中,將爨氏家族的首領爨玩押回長安處死,但此舉并未能控制南中地區,爨氏的其他首領仍繼續踞守南中。唐朝建立后改變了政策,將爨玩的兒子爨宏達放回南中任昆州刺史,對爨地實行羈縻統治。約在公元747年,已經統一了洱海區域的南詔趁機向爨氏發起進攻。眾叛親離之下,最大勢力的爨崇道敗亡,爨氏家族在南中地區四百年的統治宣告結束。
        曾經不可一世的爨氏家族,從公元339年獨攬南中地方政權,到公元748年止,作為云南地方家族勢力的爨氏政權雄霸南中長達409年,這種情況不僅在云南歷史上絕無僅有,而且在整個中國歷史上也是少有的。然而,爨氏大姓這樣一個擁有內地先進文化并發展壯大的特殊家族勢力,卻因內亂不休,為后起的少數民族地方政權南詔消滅掉,確實發人深省。

上一篇:秋水文章不染塵
下一篇:秦修五尺道

2018东方心经aD正版码报资料